汶萊马来弈海南公會
會員天地 - 文言
文言
攝影
花卉
烹調
電腦
旅遊
童年,對大多數的人来說是美好而永遠都懷念的。 不管家境如何,童年肯定曾經給你帶來歡笑,吃喝玩樂,四
處遊蕩,無所事事,無憂無慮,自問為什麼要長大。我一家七口,爸媽,兩個哥哥,兩個姐姐,我是老么。年
龄最接近的姐姐和我相差6歲,所以說我跟哥哥姐姐們有相當的年齡‘代溝’哦, 哈哈哈。好,就以我個人為中心
吧,不談他們,就說我!
在我懂事後我記得我爸好像已退休了(曾經是位勞力工作者),僅靠我媽一人替人洗衣服來補貼家用,嗯是了
還得交幾個孩子的學費呢!到底是怎麼樣熬過來的,天曉得! 記得我十歲時,都是我到別人家把髒衣服收集拿回
家給媽媽洗。媽媽洗好,燙好後,也是我把衣服送回給人家。一個月的洗衣費才區區的幾十元。日子苦吗?對大人
們來說,答案是肯定的 “苦”- 苦比黃連。 對小孩來說:

天天歡樂不知愁
餓時茶飯桌上有
風吹雨打都不拍
只因爸媽在身旁

(寫到這,我有點心酸。我曾經讓爸媽擔心嗎? 有! 我曾經不聽爸媽的話嗎?有!爸媽都把最好的留給我, 噓寒問
暖。吃飯時都把肉給我, 而媽媽在啃骨頭。而我呢長大後有時還覺得媽媽嘮叨,囉嗦,我還頂嘴呢。父母已去世, 想
再孝順已是個不可能。希望你們好好對待父母吧,不好留有遺憾)。

子欲孝而亲不在
傷感傷感 隨風去

我自認並非是讀書的料, 從小學到中學除了老師外,都是靠自己溫習。華校小學沒畢業, 英校至中學。不管華校英
校, 成績都是在包尾一族中游蕩, 有時都差點得唱首‘滿江紅’。老師教書我睡覺, 還得外號‘睡王之王’。椅子上罰站
我有份, 全班同學前罰站我有份,  老師辦公廳罰站我有份,校長室罰站還是有份。有時還的蹲地拉雙耳, 同學們
譏笑不當回事。再來就是藤條呀藤條, 在我白嫩的屁股也不知抽了多少回。

放學回家後又是龍一條。說聲‘爸媽,我回來了’書包一擺吃飯去。飯後就到左鄰右舍找朋友。朋友的家是進出自
如,喜歡到哪就到哪, 今時今日可能會被人罵沒教養。好啦, 廢話講了一大把, 言歸正傳,讓我來談談在那遙遠沒有
電視 (我家沒有),沒有任天堂, 沒有Xbox, 沒有Sony PlayStation, 沒有電腦, 沒有手機的年代, 我以何玩物為
伴。